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2月A股减持近700笔 有ST公司董事长增持被质疑“规避退市”

图片来源:摄图网每经记者 王砚丹 每经编辑 谢欣东方财富Choice金融终端数据统计显示,2月A股市场一共公告发生了694笔减持、373笔增持(按照公告日期,已剔除发生在2月之前但公告日在2月1日之后的增减持,但未剔除起始日期在2月之前、而最后增减持日期在2月之后的区间增减持行为)。

2月A股减持近700笔 有ST公司董事长增持被质疑“规避退市”

图片来源:摄图网

每经记者 王砚丹 每经编辑 谢欣

东方财富Choice金融终端数据统计显示,2月A股市场一共公告发生了694笔减持、373笔增持(按照公告日期,已剔除发生在2月之前但公告日在2月1日之后的增减持,但未剔除起始日期在2月之前、而最后增减持日期在2月之后的区间增减持行为)。

减持:前期大牛股重要股东逢高派发

减持方面,前期一些热点个股出现了股东逢高派发迹象,尤其是创业板、科创板上市公司。

2月单笔公告减持最多的是华大基因。2月4日晚间,华大基因发布公告,公司近日收到深圳和玉高林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和上海高林同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通知,截至2021年2月3日,和玉高林和高林同创于2020年10月23日披露的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本次上述股东合计减持829.1932万股,减持比例2.2517%。以华大基因区间均价估计,其减持金额超过7亿元。

2月10日晚间,华大基因又发布公告,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深圳前海华大基因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计划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827.83万股,即合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比例的2%。同时,因基金期限到期,深圳和玉高林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和上海高林同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计划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继续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206.96万股,即合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5%。

华大基因2017年上市,以复权价计算,华大基因上市以来的最高涨幅超过10倍。去年新冠试剂检测也让公司受到了市场高度关注,其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27.05亿元,同比增长901.67%。

值得一提的是,2月2日,华大基因披露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报告显示,本次华大基因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共募集20.03亿元人民币,每股发行价格为人民币145元。发行对象最终确定为4家,分别为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礼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以及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展开全文

但在老股东套现的同时,上述4家新进入的定增股东则小幅被套。近期华大基因股价已跌破140元关口,4名新的定增股东浮亏超过2%。

此外,由于周期股走强,近期一些周期股也出现了重要股东逢高减仓的迹象。

2月2日,大北农披露了《关于控股股东、董事长减持公司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邵根伙因降低质押率之需,计划于2021年2月4日至2021年4月3日期间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8390.66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2%)。

2月25日,大北农再次发布公告,邵根伙截至2021年2月23日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4907.65万股,占总股本的1.17%,此次减持完成后共持有公司11.8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8.32%。

大北农主营包括种业、生猪等,去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14.83亿元,同比增长390.88%。

但邵根伙本人的融资行为成为此次减持的导火索。根据2月24日大北农的公告,邵根伙目前累计质押了公司股份7.53亿股,占其所持比例的63.44%。目前邵根伙已经将其在民生银行的4.79亿股延期解押。

尽管大北农在公告中表示,截至披露日,邵根伙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本次股份质押为控股股东邵根伙对前期股份质押的延期购回,不涉及新增融资额。邵根伙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的情形。但毋庸置疑的是,任何上市公司重要股东的股票质押回购,在牛市中往往不存在问题,一旦股价下跌,即使公司经营正常,但二级市场上都有可能因重要股东质押问题而影响股价表现。

增持:央企股东增持引人关注

在增持方面,今年是央企改革的大年,而与央企有关的上市公司,其重要股东增持行为受到市场高度关注。

2月5日晚间公告,国投电力发布公告,股东长江电力自2020年12月22日至2021年2月5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增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6965.8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本次权益变动后,长江电力(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将从15%增加至16%。

国投电力表示,本次权益变动是长江电力基于对国投电力内在价值的认可和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坚定信心。本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国投电力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国投电力控股股东为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9.18%,实际控制人为国务院国资委。

长江电力去年数次增持国投电力,2020年12月15日晚间,国投电力发布公告,长江电力已于2020年11月16日至2020年12月15日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增持国投电力1333.83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19%;长江电力的香港全资子公司长电国际已于2020年10月22日至2020年11月19日作为基石投资者,认购国投电力GDR份数814.99万份,代表基础证券8149.96万股A股股票,约占该上市公司公司总股本的1.17%。

长江电力出手国投电力除了有战略定位因素,也有电力板块本身基本面改善的缘故。去年前三季度,国投电力实现净利润52.11亿元,同比增长20.27%。长江证券预计,公司2020~2022年EPS分别为0.81元、0.88元和1.00元,对应PE分别为10.68倍、9.87倍和8.66倍,维持“买入”评级。

但是,增持也不一定完全是好事,正如减持不一定完全是坏事,最典型的是*ST新光。

深交所数据显示,2月4日、2月10日、2月24日,*ST新光董事长虞江威分别增持42万股、29.58万股和10万股。

然而,虞江威的增持受到市场诸多质疑,深交所还为此发去了监管函。

根据公司公告,1月15日,董事长虞江威通知公司拟增持公司股份,当公司股价低于1.08元时,拟增持公司股份数量不少于1000万股,不超过2000万股。增持的原因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及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增持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900万元,拟向亲戚朋友或金融机构借款1100万元。

1月7日之前,*ST新光连续8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每股1元,深交所因此发函,询问虞江威增持公司股份是否存在拉抬股价以规避退市的主观动机;同时要求提供增持资金的具体来源、利息、后续的偿还安排等。

但增持为*ST新光带来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目前公司股价已经回到每股1.1元上方,虽然距离面值红线仍然不远,但也暂时获得了喘息之机。

不过,*ST新光仍然前路茫茫。公告显示,目前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合计14.54亿元、违规担保余额合计27.03亿元等事项,仍是公司未来经营中面临的重要不确定事项。此外,今年1月,*ST新光公告,控股股东新光集团及实际控制人周晓光于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新光集团涉嫌未按规定披露与*ST新光其他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周晓光作为新光集团法定代表人,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新光集团立案调查,并向周晓光了解有关情况。

总之,重要股东增减持行为可以作为投资者进行投资决策的重要依据,但只是决策的依据之一,长期投资最重要的仍然是对基本面的持续跟踪与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安徽体彩网_官网_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angtech.com/1177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