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攻略

[巴基斯坦]Tomaz Rotar:是时候讲述乔戈里峰/K2峰事件的真相

在放弃自己的冲顶尝试后,Tomaz Rotar进入位于3号营地的帐篷照片提供:Tomaz Rotar

[巴基斯坦]Tomaz Rotar:是时候讲述乔戈里峰/K2峰事件的真相

在放弃自己的冲顶尝试后,Tomaz Rotar进入位于3号营地的帐篷

照片提供:Tomaz Rotar

Tomaz Rotar对于自己在乔戈里峰/K2峰的冬季攀登经历有太多希望分享的内容。他是2月4日从3号营地出发,并到达“无法通过冰裂缝”,并迫使他折返的人员之一 – 而且这或许挽救了他的生命。除去Sajid Sadpara之后,他是最后一位见到John Snorri,Juan Pablo Mohr和Ali Sadpara的人。而且,他在3号营地,没有自己营地的情况下度过一个痛苦的喧闹夜晚。

但是,这是两年前开始的一系列事件的最后章节。“我一直试图忘记一切,并遗忘所有的一切,”这位斯洛文尼亚登山者在ExplorersWeb网站的一篇独家采访中表示。“总之,John Snorri两次挽救我的生命。讲述事实是我所能回报他的最低回报。”

Rotar是今年身处大本营,为数不多对于乔戈里峰/K2峰冬季攀爬并不陌生的人之一。此前的冬季,他和John Snorri是明玛G带领的去往山峰探险团队的客户。

2020年的痛苦记忆

“去年,一同度过一个半月后,我可以说,明玛G并未成为令我可以相信的人。由于明玛G声称自己患病,我们的探险活动出乎意料地被取消。Snorri要求留在这里,仅与夏尔巴一起攀登,但是他们之中一人表示自己的一条腿受伤。寸步难行,他在我们周围一瘸一拐地行走,但是在返回Skardu村镇便能够正常地四处奔跑。

”对于发生的事情,我可以谈论数个小时,但是结论就是,我们支付了80,000欧元,在没有得到我们同意的情况下,探险活动戛然而止,而我们并未得到任何退款。我们携带的所有的装备,燃料等等都留在那里。明玛G在今年自己去的登顶成功期间使用了其中一些(物资)。”

[巴基斯坦]Tomaz Rotar:是时候讲述乔戈里峰/K2峰事件的真相

展开全文

2020年,John Snorri和Tomaz Rotar

照片提供:Apricot Tours

Snorri随后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完整的故事,同时Rotar也自己撰写了一篇文章。“但是没有任何反响,”他表示。

一年后,两人的前领队,明玛G及他的客户返回,进行乔戈里峰/K2峰的冬季尝试。明玛及Snorri是他们各自团队的领队,而Rotar则加入了Seven Summit Treks队伍。

“明玛没有谈及任何关于此前探险活动的事情。事实上,我从未与他进行交谈 -在我们去往山峰徒步行进期间,我曾有一次向他问好,仅此而已。”

Snorri被隔绝在秘密冲顶计划之外

Rotar坚信,1月14日,身处2号营地的Snorri并未获知事实,他询问位于3号营地的尼泊尔登山者,他们是否将去往顶峰,他们表示不会。

“Snorri告诉我,他在山峰上与明玛G进行了交谈,而且他告诉他他们将不会去往顶峰,仅是查看3号营地的帐篷。”

是Sajid Sadpara在第二日了解到(真实情况),他遇到了Sergi Mingote。但是当Sajid返回,告诉Ali Sapdara及Snorri时,此时加入冲顶尝试已经为时过晚。相当泄气,他们从2号营地下撤。“我不禁在想,如果Snorri加入尼泊尔人,他或许能够在当日到达顶峰,并活着返回,”Rotar说到。

M明玛G本周表示,秘密是考虑到尼泊尔夺得声名显赫首攀机会的竞争性做法。但是Rotar表示,保密工作依然继续,尽管明玛G坚称,“一旦我们成功登顶,对于我们来说,之后何人站在顶峰无关紧要。”

Rotar说到:“当他们从顶峰返回时,这里没有任何(相关)信息。没有人分享关于攀爬的照片或是消息。”

[巴基斯坦]Tomaz Rotar:是时候讲述乔戈里峰/K2峰事件的真相

乔戈里峰/K2峰的夜晚

照片提供:强达瓦夏尔巴

“我们看到的首批登顶图像是那些尼泊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后,我们的家乡团队转发给我们的,”Rotar继续说到。“我们没有关于未来动向的任何信息。”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没有听到任何关于最终在山峰海拔约8,000米阻止他继续行进的冰裂缝的情况。

第二次尝试和山峰3号营地的混乱

在尼泊尔人成功站在顶峰后,强风席卷乔戈里峰/K2峰,持续将近两周时间。没有人离开山峰大本营。登山者们没有进行海拔适应训练,而且SST团队并未查看各处营地,或是存储的物资。但是,2月早些时候,全新的好天气周期承诺每个人都有机会进行攀爬。

“我们与达瓦和Arnold Coster(2月1日)举行了一次会议,细化登顶计划,”Rotar说道。“内容包括2月1日去往山峰1号营地,2月3日,2号营地。2月4日,我们将到达3号营地,休息,随后,在没有4号营地的情况下一路去往顶峰。我们试图在2月5日尽可能早地到达山峰顶端并返回,希望能够下撤至2号营地,因为当日风速会持续增强。这要求很快的节奏。我曾在夏季攀登过乔戈里峰/K2峰,所以,我对此颇为了解。”

[巴基斯坦]Tomaz Rotar:是时候讲述乔戈里峰/K2峰事件的真相

Colin O’Brady,背景中为John Snorri

“结果,基于行进节奏,Coster给出了严格的指导(建议):那些无法在六个小时内到达1号营地的人们应该折返;他们[无法]在这样短暂的好天气周期通过乔戈里峰/K2峰的上端陡坡。

“但是,一些人忽视这项指令。如果不是他们,山峰3号营地的登山者人数应该更少,而且基于营地出现的问题也会更少。”

“此外,我们谈及Bottleneck绳距和线路特色鲜明的地点,但是,没有(人)提及任何特定苦难,例如冰裂缝。”

Rotar还回忆到,“辅助氧气系统出现很多问题,调节器炸裂,辅助氧气瓶压力过低。炉头失效,抛开设备,丁烷和乙烷的混合物本应该能够在-40ºC摄氏度的气温条件下使用。”总之,这里的辅助氧气并未出现短缺情况,他说到。

最为漫长的一日

2月4日,Tomaz Rotar感觉强壮,而且乐观。他在美妙一日下午约三时到达山峰3号营地。Colin O’Brady在他之前来到这里,领先他的两位夏尔巴协作,及Juan Pablo Mohr,Mohr攀爬节奏非常不错,即使没有借助辅助氧气。

就在距离3号营地不远处,他遇到了Tamara Lunger,她表示,她感觉太过寒冷,无法继续,并希望这方。Rotar在自己见到Mohr时便告诉了他这个小实习,而Mohr返回,试图劝说Lunger坚持,但是无果。

[巴基斯坦]Tomaz Rotar:是时候讲述乔戈里峰/K2峰事件的真相

登山者们去往山峰3号营地期间,通过Black Pyramid区域

O’Brady队伍的夏尔巴协作搭建了一处营地,但是没有让Rotar进入。“随后,我询问Juan Pablo [Mohr]是否能够让我容身,他和善地表示同意。在帐篷内,我尽全力为他的双脚进行按摩,他的双脚变得极为寒冷。最终,Tamara出现 – 她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她是JP的同伴,所以我必须离开。

“再一次,我希望能够进入O’Brady帐篷,但是在门口被夏尔巴拒绝。幸运的是,每个人命令他的夏尔巴让我来到帐篷内。“我们无法让他留在外面等死,”他说道。当我进到内部,里面还有另外六人。更多的攀爬者及他们的夏尔巴在黑暗降临后,持续到达。O’Brady也与大本营交换了一些痛苦的信息。我必须说,即使他不是挽救了我的性命,也绝对让我完整保留了自己的脚趾。

“相似的情况也出现在John [Snorri的]帐篷内,他被应该与Ali及Sajid共用一顶帐篷,但是最终和另外三或是四人挤在一起。这样的情况下,人们无法为一次冲顶尝试进行基本的准备,例如更换袜子,拉伸腿部,融雪补充水分和烹饪食物。”

在3号营地和冰裂缝之间

“我们向顶峰进发。我于晚间约九时离开帐篷,我比自己团队其他成员出发的时间更晚,但是行进速度更快:攀爬过程中,我超过了Bernhard Lippert及Josette Valloton,还有他们的夏尔巴。Bernhard也感到太过寒冷,而Josette表示,她的调节器失灵。至于我,指派给我的夏尔巴,巴桑说到,他惧怕自己会出现冻伤,而且无法去往3号营地之上的地点。不过,Noel Hanna的双脚过于寒冷,他决定留在山峰3号营地,所以,我与他的夏尔巴,腾巴交涉,他愿意和我一同攀登。

“最终,我们处于(登山)军团的前端…直至,我们到达临近近海拔8,000米处的巨大冰裂缝。夜间,我们无法看到通过的道路。右侧约150米处,我们看到一根绳索通过这里,但是绳索绝对不安全;甚至没有拉紧。我寻找横梯,但是这里却没有。我等待一会,查看通过的道路,无果。随后,腾巴的辅助氧气设备出现问题。他试图修理,但是并未取得成功,他表示自己必须折返。数分钟后,没有找到通过的路线,我跟随他返回。

[巴基斯坦]Tomaz Rotar:是时候讲述乔戈里峰/K2峰事件的真相

日光下,从3号营地向上攀登的线路

照片提供:Noel Hanna公布的视屏截图

”很快,我便遇到John Snorri,他看起来疲惫,而且攀登速度缓慢,但是意志坚定。我解释了(山峰的)状况,告诉他,无法通过那里,但是他坚称:‘我将试图穿过那里。’接下来,我告诉自己,混蛋,并转身,跟随他,回到冰裂缝处。我带着他来到绳索的所在位置,再一次,我看到没有方法通行。我说到:‘我无法跳过这里,我必须下撤,好运。’我把他留在那里,等待他的同伴。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随着返回,我看到了Ali Sadpara,不久之后,还有没有使用辅助氧气的Juan Pablo [Mohr]。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后,便是Sajid [Sadpara]。当时,Sajid没有佩戴辅助氧气面罩,不过,他告诉我,他的调节器出现了问题。他询问是否能够借用我的装备,因为我正在下撤,不过,我不得不拒绝,因为我依然需要使用辅助氧气。

[巴基斯坦]Tomaz Rotar:是时候讲述乔戈里峰/K2峰事件的真相

Tomaz Rotar,疲惫不堪地回到3号营地。照片由拉巴腾迪(左侧)拍摄,他与Atanas Skatov一同攀登。

”我到达3号营地,进入一顶帐篷,这里有两位夏尔巴:拉巴腾迪,与Skatov一起攀爬,及巴桑。他们递给我一些茶,并离开返回大本营。我休息片刻,接下来,强迫自己继续返回。沿途,我看到Antonios,他告诉我关于Skatov的事故。颇为震惊,我继续下撤。我的确无法回忆起每一刻,我太过疲劳。我在夜晚回到大本营。我记得我坐在餐帐的桌子前,就在这里昏睡过去,由于清晨,我穿着完整的冲顶衣物和靴子,但是却躺在睡袋内,所以应该有人把我送回了帐篷。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而且缺少消息。Coster与达瓦都极为担心,因为她们无法通过无线电对讲话机联系冲顶团队。达瓦也因为3号营地发生的事情道歉。此外,他在大本营来回踱步,握紧无线电对讲话机,不断发出消息,并眺望山峰。

[巴基斯坦]Tomaz Rotar:是时候讲述乔戈里峰/K2峰事件的真相

大本营团队成员因为缺少Snorri,Sadpara及Mohr而感到担心

照片提供:Tomaz Rotar

总结

“缺少帐篷是一个严肃的问题,而且辅助氧气设备和炉头失效。根据我所知,在3号营地停留的夜晚,我们使用了全部可能利用的辅助氧气。而且如果你问我,我是否会再次同Seven Summit Treks队伍一起攀登,我会说,是的。我与他们一同攀爬干城章嘉峰,我的经历很棒。”

“至于绳索,乔戈里峰/K2峰的通常情况是老旧和全新绳索混用,而且修路团队有时连接全新路绳,有时则用老旧绳索。在我个人的冲顶尝试期间,我没有看到任何绳索出现损坏的迹象。当然,你在挂扣超过一根绳索时,应该保持谨慎,而且试图把让多根绳索分担你的体重,同时还要借助自己的冰爪承担重量。”

“回溯至2019年[在乔戈里峰/K2峰],一根绳索断裂,我经历滑坠,随后,我把情况报告给大本营,Garrett Madison的团队使用质量很好,明橙色的Diamond品牌绳索重新固定了道路这处区域。这些绳索依然留在这里,而且十分非常坚韧 – 这些绝对比通常使用的坚硬,但是更为便宜的韩国路绳更好。

”我无法理解的是缺乏关于正确线路的信息和关于其情况的消息。返回后,我阅读了媒体发布的关于探险活动的全部内容,试图了解究竟哪里出现问题 – 但是我依然没有线索。

“尼泊尔团队的每一个人如何通过冰裂缝?我阅读了明玛及Sajid的说法,随着我看到更多的内容,我越发无法理解。明玛表示,绳索从山峰3号营地上部200米至300米处开始,但是随后,他说道,他们固定了全部路绳,其中包括他们通过的冰裂缝区域。”

“但是我们所有人在第二次冲顶尝试期间选择的路线最终却根本无法通过。Sajid表示,在他们跳跃通过的地点没有固定绳索,但是我无法相信,他们仅是依靠跳跃到达巨大冰裂缝的另外一侧 – 他们一定找到了不同的道路,尽管我的确在四周进行找寻,而且没有看到任何选项。显然,此时非常昏暗,不过我依然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或许尼泊尔人固定了两个路绳,其中一条是绝境,而且另外一条引领他们去往顶峰?”

“但是随后,Sajid说道,他们在去往顶峰之前便知晓冰裂缝(的情况),而且,他们沿我攀爬的同一条线路行进。最终,如果路线偏离传统线路,更为接近Cesen路线,那么为何我们没有人知会我们?在详细介绍情况时,没有(人)提及两条线路,或是路绳,又或是冰裂缝。

“如同我所说,这全部都是秘密,而且在我们自己的冲顶行动之前,缺乏信息,这是我最为困惑的部分。我不停地提出理论和可能性,但是背后,我所希望的就是,有关于此次攀爬含糊部分的进一步调查。”

信息来源:Angela Benavides

罗生门或许不会让我们了解真相,但是一定能够让我们看到人类在荣誉和野心面前的贪婪和丑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安徽体彩网_官网_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angtech.com/1217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