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对于是否已经在准备离婚并要求分割股权的问题,翁淑华表示不方便回答,但她对记者强调“不方便回答并不是说没有。”从翁淑华最新发布的微博来看,或许这一切已经在进行之中。

对于是否已经在准备离婚并要求分割股权的问题,翁淑华表示不方便回答,但她对记者强调“不方便回答并不是说没有。”从翁淑华最新发布的微博来看,或许这一切已经在进行之中。

综合自 | 三言财经、每日经济新闻、投资快报

· · ·

被曝“几年晚上从不回家、连人影都见不到”的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找到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轻轻松松进入丽人丽妆位于上海徐汇的办公地点,在董事长办公室的沙发上,找到了正在休息的黄韬。坐在旁边的,还有

监事会主席汪华和另一位女士。

由此可见,黄韬并没有那么难找,但是其夫人为何必须微博寻夫呢?

昨天,翁淑华再次发微博并且疑似暗示黄韬存在婚外情。(还不知道是什么事的同学,请戳前情回顾>>)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这条微博被网友认为是翁淑华暗示黄韬和丽人丽妆副总存在婚外情,并且翁淑华可能要起诉离婚。

有网友随后在翁淑华微博评论区爆料称,翁淑华微博中指出的“丽人丽妆副总”是黄梅,并且早已和其丈夫离婚。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展开全文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1.

/ 丽人丽妆仅有一名副总,还是公司二把手/

通过天眼查得知,丽人丽妆运营主体上海丽人丽妆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只有一名,名叫黄梅,职位为董事、副总经理。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从各种公开报道中可知,黄梅是公司的“二把手”。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2020年3月上海市松江区有关部门就防疫复工等问题视察丽人丽妆时,黄韬与黄梅作为公司代表陪同相关领导视察工作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丽人丽妆登陆上交所主板时一起敲钟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在2020年9月举办的丽人丽妆上市答谢会上,黄韬和黄梅分别代表公司发表讲话。

由此可见,黄梅在丽人丽妆公司地位举足轻重,是公司的核心管理人员。

根据丽人丽妆公司公布的高管信息,黄梅是公司董事、副总经理;1980年出生,于2005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

黄梅此前还担任过阿里巴巴高级投资经理。

据其履历表,黄梅2005年7月至2008年9月任汉理资本高级经理;2008年9月至2011年5月任阿里巴巴高级投资经理;2012年2月至2014年4月任上海宝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财务副总裁;2014年4月至2016年3月任丽人有限董事、副总经理。2016年3月至今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2.

/ 黄韬回应:

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

3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当事人黄韬。

“等到过一段时间,你看到真相出来的时候,就明白我在顾虑什么了。”黄韬没有直接回应翁淑华微博的指责,但他认为现在自己处于舆论的弱势,大家看到的也并不是真相。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因为我们处在马上要发年报的阶段,回应这些问题其实就会很难,说实话,你也看到他们的水军团队威力很大,我们也搞不过他们。”

针对翁淑华在微博中所称的“长期不回家”“不守承诺”的指责是否属实,黄韬并没有直接回应。

除了发年报前的特殊期,黄韬不回应的另一原因是,他认为自己已经处于舆论的“弱势”。“司法的事情司法解决,我们这一方确实比较弱势,不如他们的公关团队强大,但是我们更相信法律,我们不喜欢走公关手段,去比谁的公关团队更强大,我就是这个态度。”黄韬说道。

“等到过一段时间,你看到真相出来的时候,就明白我在顾虑什么了,毕竟我还要考虑到很多人的安全对不对?”黄韬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不相信舆论能干预司法。”

对于后续双方是否会离婚,是否会涉及到股权分割等问题,黄韬并没有表示否定,仅表示离婚和股权相关的事情属于内幕信息,不能披露。

而此前丽人丽妆公司在回应记者采访时表示:“此事是董事长个人事务,公司经营不受影响。”

3.

/ 翁淑华:

希望丈夫能够兑现 “当初的承诺”/

“之前我一直都很信任他,所以也没有多想,他说等他办完事情就回家,之前也去过几次公司,一开始还说办完事情就回家,后来他直接把我拦在门外了。”一年多不回家,直到三四个月前去公司寻找也被拒之门外,翁淑华彻底失去了和黄韬的联系。

根据翁淑华描述,他们的家庭住址离办公地址只有步行几分钟的路程,忙显然不是不回家的理由。

3月11日,当事人“丽人丽妆翁淑华”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时说,自己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在微博喊话,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顾及家庭,能够兑现 “当初的承诺”。

微博寻夫发酵之后,翁淑华没有等来黄韬的归家,并表示至今仍没有收到黄韬的回应。眼见“和好”无望,翁淑华采取了下一步措施,“我已经将文件寄送给他的秘书了,关于当时他给我承诺的。”

“我是在多方联系无果,被逼无奈才在微博发声的,目前我和孩子的生活较为困难,我希望他能兑现当时的承诺,包括孩子们和我,面对他的家庭。”翁淑华说。

对于是否已经在准备离婚并要求分割股权的问题,翁淑华表示不方便回答,但她对记者强调“不方便回答并不是说没有。”从翁淑华最新发布的微博来看,或许这一切已经在进行之中。

而网上疯传的“小三”是公司副总经理黄梅一事,翁淑华表示,这个现在还不方便说,可以让黄韬自己说。

4.

/ 阿里巴巴保驾护航

丽人丽妆营收严重依赖天猫 /

此次董事长个人事务曝光,丽人丽妆严重依赖天猫的窘境也被再次引发关注。

数据显示,虽然丽人丽妆己登上交所,但上市之路可谓坎坷,2016年完成股改后便开始冲刺IPO,但最终在2018年以失败告终。而造成该次冲刺上市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平台严重依赖靠天猫。

丽人丽妆招股书显示,其销售模式主要依赖于电商平台运行,即通过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去开展业务。同很多依靠淘宝、天猫发展的“淘品牌”相似,丽人丽妆同样主要通过天猫平台开展电商业务;2017-2019年,其在天猫平台的销售金额占比分别为99.90%、99.88%、99.94%。

黄韬曾对外界表示:“丽人丽妆不仅是依赖天猫,基本上生意全在天猫,我觉得这个没什么不好。”

由于对天猫的依赖,丽人丽妆每年需支付给阿里巴巴巨额的运营服务费用。数据显示,2017-2019年,丽人丽妆支付给阿里巴巴的平台运营服务费用分别为1.43亿元、1.97亿元、1.64亿元。除此之外,2019年,丽人丽妆在阿里的广告推广服务金额3.99亿元,占同类型交易比56.63%;仓储物流服务金额1.08亿元,占同类型交易比32.52%。

事实上,丽人丽妆的销售渠道高度依赖天猫,早在2018年其初次冲刺IPO时,发改委就认为丽人丽妆对淘宝/天猫构成重大依赖,质疑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并问询其“是否因阿里巴巴入股而存在降低获客成本、增加获客渠道等特殊利益安排等。”

数据显示,丽人丽妆2020年9月登陆上交所。发行价为12.23元,募资4.89亿元。由于抱团阿里,挂牌交易后,股价曾一口气收出12个“一”字涨停板,飙升至55.28元,市值达221.12亿元。但之后股价一路走低,董事长“出事”后又加速下跌,目前,市值为113.56亿元,这较高峰期缩水一半。

因为背靠阿里,而阿里系中小三上位戏码重复上演,网友对此事颇有微词: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对这家典型的创业“夫妻店”,上市一年不到,夫妻就“反目”的戏码,网友也是见怪不怪: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还有网友心疼自己投入的钱: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眼里只有副总、几年夜不归宿”的黄韬,找到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不是真相”

截至发稿前,黄韬个人未有进一步的公开回应。

妻子难?还是散户难?这个事情真的不好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安徽体彩网_官网_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angtech.com/1927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