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怪兽充电上市难掩隐忧

作者丨君平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在对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预判上,王思聪或许栽了跟头。

作者丨君平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在对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预判上,王思聪或许栽了跟头。

怪兽充电上市难掩隐忧

前几年,共享经济盛行引来各路资本鼓吹,一时间各种形态的共享经济层出不穷,单车、充电宝甚至是雨伞,一旦跟共享沾边,资本蜂拥而至。

潮水退去,留下了一地鸡毛,摩拜“卖身”了美团,ofo至今未退还用户押金,曾经不被看好的共享充电宝行业,逐渐跑了出来。

近日,怪兽充电披露招股书,并有消息称将于于4月2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抢占“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名号。对于上市具体日期,怪兽充电对外表示“不予置评,一切以公布的招股书为准”。

此前,王思聪曾在朋友圈发布“如果共享充电宝能成,我直播吃翔,立帖为证。”外界戏称王思聪到兑现承诺的时候,但目前盖棺定论为时过早。

在冲刺上市前夕,怪兽充电宝创始人兼CEO蔡光渊遭到自称为其早期投资人的诉讼,除此之外,共享充电宝行业用户增速逐年下滑,规模日趋见顶,怪兽充电利润也越来越薄。上市与否并不是一个行业成败的标准,共享充电宝未来发展仍存在变数。

上市前夕惹官司

从2017年天使轮融资至今,怪兽充电一直保持着较高的融资频率。天眼查数据显示,2017年,怪兽充电先后完成天使轮、A轮、B轮三轮融资,共融资近3亿元人民币,资方则包括顺为资本、高领资本、小米集团等。

怪兽充电上市难掩隐忧

2019年,怪兽充电又进行了B+轮、C轮融资,其中C轮融资金额为5亿人民币,除了一些早期投资人外,中银国际、软银亚洲也在此时加入。

今年1月份,上市前夕的怪兽充电完成了D轮融资,此次融资金额为2.34亿美元,创下了行业最高融资的记录。

就在上市只差临门一脚时,两位自称为怪兽充电早期投资人和创业团队成员的人跳了出来。美国时间3月22日,上海原子创投天使投资人冯一名和尹思成因蔡光渊一直未给予承诺给两人3%的股权,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正式提起针对怪兽充电上市项目券商高盛和花旗的诉讼程序。

诉讼书显示,冯与尹二人曾在公司前期发展和融资过程中投入巨大精力,不仅“亲自说服殷志华、徐培峰、蔡光渊并搭建组成项目运营团队。”还为怪兽充电引荐了包括美国高通公司、DCM资本、愉悦资本、创新工场等知名投资机构。

但在2017年3月31日,也就是怪兽充电项目公司即将成立之际,蔡光渊以“工作方式”不同为由,说服冯、尹退出项目团队,同时亲自承诺赠送怪兽充电项目共计3%的股份。

这3%的股份却迟迟没有兑现,根据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蔡光渊、徐培峰和张耀榆分别持有怪兽充电6.6%、4.6%和1.2%的股份;在机构股东中,阿里巴巴持股16.5%为最大机构投资方,高瓴资本、顺为资本、软银、小米等参与多轮融资的机构投资方系数在列。冯、尹二人和上海原子创投则不见身影。

怪兽充电上市难掩隐忧

在冯提交蔡光渊在2017年3月31日发给冯的微信截图中,蔡光渊表示,“过去一个月共同奋斗的场景历历在目,因为工作方式原因没能继续合作,的确让我很是沮丧,但刚刚的沟通的确让我们通透不少,相互理解。虽说我希望可以借着给到两位个人的这一共三个点股份来表示充电宝项目的知遇之恩。”

针对诉讼,怪兽充电在招股书中给予了回应,“截止于今天,本诉讼等待中国有管辖权的法院正式受理。蔡光渊先生的中国诉讼律师,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在其法律意见书里认为原告的诉讼毫无根据,蔡光渊先生将积极地捍卫自己的权利。”

“在目前的法律中,微信聊天截图、微博等内容都可以作为书证使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向鳌头财经表示,“但从蔡的微信截图中可看出,这3%的股份是免费赠与还是有附加条件并不确定,交割日期也不确定,这起诉讼恐怕很难胜诉。从目前来看,这起诉讼大概率不会影响怪兽充电的上市进程,”

用户规模趋近天花板 盈利模式单一

实际上,冯、尹二人在此时提起诉讼要回股份或许有着内心的“小算盘”。“就怪兽充电目前的模式而言,其需要不断增加点位保持增长,而在三电一兽的竞争格局下行业营销费用不断攀升,因此摊薄了利润,如果上市后没有新故事可讲,和可能面临股价破发的局面,在上市前要回股份则可实现收益最大化。”长期观察互联网行业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怪兽充电上市难掩隐忧

共享经济是一门流量生意,目前行业格局逐渐稳固,在几家头部企业的规模竞争中,营销费用不断攀升。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2019年其入场费为1.06亿元,到了2020年却攀升至3.8亿元,同比上涨近260%。

去年一年间,怪兽充电合作点位增加到66.4万个,可用移动电源增至536.08万个。规模的上涨带动了营收的上涨,但入场费的增加却摊薄了利润,招股书显示,其净利润由2019年的1.67亿元降至7542.7万元,下降了54.74%。

这其中尽管有疫情期间线下业态关停的影响,但更多的则是商业模式上的不可持续。一方面,行业用户规模的增长日趋见顶。根据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17年至2020年,共享充电宝用户总规模从0.8亿人增长至2.9亿人,但增速持续放缓,三年间的年增长率分别为104.9%、到56.3%和15.6%。

另一方面,共享充电宝除了增加收费很难有其他明显的收入来源,这也造成了三电一兽“不约而同”地涨价。

这样的涨价却引发了用户们的不满,鳌头财经查询消费投诉平台黑猫投诉发现,关于怪兽充电的投诉超过7000条,其中大多数与“恶意扣费、乱收费、霸王条框”相关。除此之外,在租借过程中的虚假抽奖等广告弹窗也涉嫌违规收集公民个人信息。

“一方面通过涨价增加营收,另一方面通过不断地扩张形成规模效益降低成本,这样的商业模式虽然不可持续,但目前却是行业的唯一出路。”前述观察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怪兽充电上市难掩隐忧

盈利模式的单一是行业目前的最大难题,对于怪兽充电而言也不例外,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主要业务有移动设备充电、充电宝销售以及其他,去年怪兽充电来自这三项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96.5%、2.8%和0.7%,充电宝业务仍是其支柱性业务。

上市后的怪兽充电,能否找到一条可持续的经营之道才是行业成败的关键,但就目前来看,王思聪远未到兑现承诺的时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安徽体彩网_官网_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angtech.com/2925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