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二次上市,赚钱难的B站还能靠二次元社区讲三年11倍的故事吗?

3月29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距离B站赴美上市已经过去了三年。三年时间,B站在美股的市值从上市时的31亿美元成功翻了十数倍,突破340亿美元。

3月29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距离B站赴美上市已经过去了三年。三年时间,B站在美股的市值从上市时的31亿美元成功翻了十数倍,突破340亿美元。

不出意料的是,与登陆美股时一样,B站二度上市后再度破发,不过因为B站的市值并未受到当时的破发影响,投资者依然看好B站。二次上市前B站公开发售超额认购逾170倍,提前一天结束招股,是香港二次上市中概股中认购倍数最高的公司之一。

二次上市,赚钱难的B站还能靠二次元社区讲三年11倍的故事吗?

对于二次上市再度破发,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坦言道:“B站二次上市破发,算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回想三年前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今年有点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的感觉。我当时说过一句话,十年后没人会关注哔哩哔哩的股票在第一天是涨还是跌,但是大家会记住B站是一家发展前景很好的公司。”

成立12年,再一次敲响上市钟声的B站,二次元社区梦还能做多久?

B站的12年,“贵人”相助与A站相行渐远

始于12年前的B站,曾被创始人徐逸称为“A站的后花园”。B站成立前,作为国内第一家二次元弹幕网站的AcFun(以下简称A站)服务器经常出现问题。于是在2009年6月,当时还是A站用户的徐逸创建了个人网站,取名Mikufans,成为国内第二家拥有弹幕功能的视频网站。创建半年后,Mikufans正式改名为“BILIBILI”,直到现在。

二次上市,赚钱难的B站还能靠二次元社区讲三年11倍的故事吗?

2011年,B站遇到了命中的“贵人”——B站现任董事长兼CEO陈睿。

作为B站现任掌门人,陈睿可以说是年少有为。22岁的陈睿2001年从成都信息工程大学毕业后,加入了金山软件,五年后掌管金山毒霸。2007年金山软件上市后,陈睿加入了创业浪潮,成立了“贝壳安全”,在公司被猎豹移动收购后成为了猎豹移动联合创始人。

头顶众多头衔的陈睿,在2011年成为B站的天使投资人。自此,B站走上了与A站完全不同的道路。

2014年,猎豹移动成功上市,功成身退的陈睿选择全职加入B站,担任董事长参与B站大小事务。陈睿加入后,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2014年收购了持有视听牌照的上海宽娱,后续购买了诸多动漫版权吸引用户。在“贵人”陈睿的带领下,B站走上了公司化运营的道路。

B站高速发展的同时,自然也吸引了许多资本的投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1月31日,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持股14.2%,拥有44.6%投票权;腾讯持股12.4%,拥有4%投票权;创始人徐逸持股8%,拥有27%投票权;淘宝中国持股6.7%,拥有2.1%投票权。

二次上市,赚钱难的B站还能靠二次元社区讲三年11倍的故事吗?

B站高速发展的同时,作为老前辈的A站却没有那么好运。与至今仍在B站任职的徐逸不同,A站创始人xilin早在2009年末就因无力承担高昂的运营成本将A站低价出售。后来,A站孵化出来的直播业务,最终独立上市,也就是后来的斗鱼TV。除此之外,A站在多年漂泊转手中一直存在着管理层变动、股权纠纷等问题,被搞得元气大伤,最终被快手收购。

回到B站本身。陈睿入主B站后,循着以小众文化为主的路径,持续在原创视频内容(PUGV)发力,又因为B站本身二次元亚文化的特性,决定了B站在二次元其他方面也有利可图。

2016年,B站拿下了日本游戏《Fate/Grand Order》(以下简称FGO)国内代理权,并找来原本就是Fate系列粉丝的陈坤作为代言人,而且还举办了公测发布会,这是B站首次为游戏举行发布会。而FGO自然也没有让陈睿失望,一度超越《王者荣耀》,登顶App Store畅销榜首。

二次上市,赚钱难的B站还能靠二次元社区讲三年11倍的故事吗?

2018年3月28日,B站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B站收盘价为11.24美元,以收盘价计算B站市值约为31亿美元。三年后的3月26日,B站市值已经突破了340亿美元,翻了11倍。

B站的赚钱难题:游戏营收减少、新业务未成支柱

登陆纳斯达克三年后,B站迈出了赴港二次上市的步伐。与三年前一样,B站二次上市向投资者们讲的故事还是社区+内容+商业化,似乎只要这个故事还能讲得更漂亮,B站就还会受到投资人们的追捧,但问题在于,B站的资本表现虽然不错,却始终无法盈利。

同众多互联网产品一样,B站仍旧处于亏损状态。财报显示,2020年B站总营收为120亿元,净亏损30.54亿元,同比扩大134.2%,不过这对于一款社区产品来说,似乎是行业见怪不怪的现象。

烧钱换规模,是互联网行业最典型的打法,与网约车、外卖等领域不同的是,B站烧钱主要是用在内容建设上。比如年初《唐人街探案3》热映,B站就购买了《唐人街探案2》的版权,像这样为了丰富内容库的行动,B站已经进行了很久。

二次上市,赚钱难的B站还能靠二次元社区讲三年11倍的故事吗?

只出不进自然不是一个好办法。为了增加变现能力,B站的营收已经从单一游戏营收主力转变为游戏、直播和增值服务、广告以及电商四大板块。陈睿曾说过,B站不是一家典型的游戏公司,只是B站商业化的一种模式。但实际上,作为B站长期依赖的现金牛,游戏业务已经初显颓势。从财报来看,B站2020年第四季度增值服务收入首次超过游戏业务,同期的游戏业务营收11.3亿元,同比增长30%,但是环比却下降11%。

游戏营收环比下降的同时,B站的游戏业务正面临着缺乏重量级IP手游的尴尬局面。之前拿下的重量级IP手游FGO帮助B站游戏业务迅速增长,但是此后B站再未获得同等量级的游戏代理,再加上国内二次元手游开发商越来越倾向于自研自发,B站更多是作为一个推广渠道,能够拿到的分成有限。

与游戏业务的渐露颓势不同的是,B站的直播和增值服务收入成为B站营收的新动力,B站还特意引入了冯提莫等头部主播以及重金购买英雄联盟等热门赛事转播权。广告方面,受限于陈睿此前“永不添加贴片广告”的承诺,目前B站的广告主要是信息流广告。最后的电商业务及其他收入主要来自B站会员购,会员购主要售卖手办、模玩、周边以及盲盒等ACG相关产品。

总的来说,B站的营收还是围绕着ACG内容产生的,虽然直播、广告、电商都是B站新的营收增长点,但是都还未成长为支柱业务。

“小破站”变味了,平庸OR小众二次元?

在变现难题困扰着B站的同时,飞速增长的用户数也正微妙的改变B站引以为豪的二次元社区氛围。B站CEO陈睿曾经公开表示:“B站开始于个人网站,二次元爱好者的小众社区,保持B站的小众特色,如果B站变大众了,也就平庸了。”

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见顶,B站是少有的还在保持高速增长的平台型公司,其CEO陈睿甚至定下了到2023年,月活用户数从2亿翻倍到4亿的目标。财报显示,B站2020年第四季度月活用户数为2.02亿人,同比增长55%,日活用户数5400万人,同比增长42%。

虽然用户在高速增长,但是B站受到的外部冲击也在加大。自从2018年短视频平台强势崛起,中长视频平台受到冲击。其中,快手、抖音二次元用户中有大部分都为Z世代,与B站的用户有一定重合。

B站选择持续破圈的同时,快手并购了A站后便开始助力A站发展,尤其是版权采购、内容扶持方面发力,与B站之间的用户之争越发激烈。除了用户方面的竞争,B站与其他平台在内容创作者方面也有明争暗斗,2020年字节系的西瓜视频、抖音加大了对创作者的现金激励,挖角了B站多位大UP主。

二次上市,赚钱难的B站还能靠二次元社区讲三年11倍的故事吗?

由于PUGV视频创作的门槛,B站的内容不像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那样容易制作,所以B站选择加大对OGV(专业生产内容)内容的投入,推出《人生一串》纪录片、各种晚会等多方面的内容增长月活用户以及用户粘性。

但是在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作为专业内容为主的OGV模式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这对还未盈利的B站来说也是新的压力,而且如果持续生产OGV内容就会面临与优腾爱持续竞争。而且B站的许多OGV内容与原来的二次元社区氛围并不搭,许多用户对于平台内容变化更加敏感,经常有用户表示“小破站”变味了。

不仅是B站UP选择入驻其他平台,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内容创作者也在选择入驻B站,而这些内容创作者在创作视频时,更多还是选择自己熟悉的方式,这也在一定某种程度上影响了B站的社区环境。可以预见的是,当越来越多的非二次元内容出现在B站的内容生态中,老用户对于社区的归属感也在逐渐降低。

二次上市,赚钱难的B站还能靠二次元社区讲三年11倍的故事吗?

不只是内容生态受到了外部竞争者的冲击,B站的UP主们也开始发生变化。为了更快达到变现的目的,许多UP主们开始“转型”。根据银河证券数据,截至2020年12月B站头部UP主中仅有部分与二次元相关,其中老番茄、LexBurner等UP主也在逐渐偏向于综艺。

在B站逐渐破圈的同时,如何增加盈利能力、保持B站特色等问题都是B站急需解决的问题,不过因为B站社区氛围的独特性,选择平庸还是小众二次元,或许这次没有“作业”让B站参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安徽体彩网_官网_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angtech.com/2931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