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第三只眼看矮寨”④:美女探班,别问她是谁

编者按:乘近期省内主流媒体,对矮寨大桥乃至湘西进行集中宣传之机,红网特约作家吕高安,推出“第三只眼看矮寨”专题系列散文,通过描写矮寨古今之变,体现“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交通精神传承,以及矮寨人在党的领导下,战天斗地,改变山河,追求幸福的不坠之志。

编者按:乘近期省内主流媒体,对矮寨大桥乃至湘西进行集中宣传之机,红网特约作家吕高安,推出“第三只眼看矮寨”专题系列散文,通过描写矮寨古今之变,体现“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交通精神传承,以及矮寨人在党的领导下,战天斗地,改变山河,追求幸福的不坠之志。

“第三只眼看矮寨”④:美女探班,别问她是谁

矮寨大桥晨光。盛希 供图

文/吕高安

清风云烟,鹅黄新绿,大桥矗立,将矮寨装扮成伊甸园。游客们兴致勃勃地徜徉大桥,浏览两岸,呢喃笑语。也许没人意识到,3月31日,是矮寨大桥通车9周年的日子。

这天,一位中年女游客,淡妆素雅。她爬至桥塔,抚摸锚锭,时而热泪盈眶,时而凝神远眺。

矮寨大桥是她眼中奇迹,也是心底之“结”。

她是长沙市某校老师,先生是湖南路桥集团矮寨大桥施工负责人,2007年秋至2012年春,他全程参建,像着了魔,几乎没有家庭,没有亲人。

没有是假。他与她大学同城,他学路桥,她学文科。多少诗意时刻,他俩山盟海誓,为未来“鹊桥”奠基。 2001年3月31日,他携她步入新婚。

这时起,湖南高速建设加码,工地一路向西。每遇困难,她写诗鼓励。“挖掘机挖来幸福,推土机推走烦忧,压路机碾平坎坷,架桥机架铺未来。”摸爬滚打数年,他幸任项目负责人。

工地再忙,他一两月可回家一趟,小别胜新婚。可是,自2007年进入矮寨大桥,他脚系“秤砣”,回家很少,而且被子未焐热就走人。2011年春节没回,至“五一”前夕,她手指掰断,还不见他踪影。

他诉苦,矮寨大桥是世界级工程,工作千头万绪,困难比想象的多得多。山上没水没电没信号,头一年施工,每天上山下岭步行两三小时,开水泡馍就是一餐。2008年冰灾,车辆一“陷”十天半月,建材全靠肩挑手推。但不管怎样,他们是“老桥梁”,不至于这么手忙脚乱。

展开全文

结婚10年了,他是否产生审美疲劳?她照照镜子,三十出头的才女,有白皙的脸蛋、高雅的气质、一手漂亮的诗文打底,自信还是撑得住的。

何况,她精心培育儿子,把公公、公婆从乡下接到城里,悉心照料,有目共睹。

但是,男人花心,西施为妻也挡不住。眼下花开正好,微风不燥,苗女性野多情,湘西春日撩人啦。睁眼想着,她又是一个不眠夜。去,趁“五一”黄金周,不声不响,带小孩工地“探班”去。

一入湘西,一场大雨浇得她更烦。娘儿俩吉首乘大巴,经盘山公路,七拐八弯,爬上矮寨山顶,已是晚8点。项目部在那,打开他宿舍,几平方的杯盘狼藉,汗臭倒是熟悉。

临近9点,他在长沙开完工程技术研讨会,随即赶回项目部。见面,都感惊讶。她嘲讽他“三过家门而不入”,他怪她搞突然袭击,施工关键时刻,来工地添乱。只一刻钟,他便上了工地。儿子哭丧着脸睡了。

晚12点半,他才回宿舍。她压住气,直勾勾望着他。他澡都懒得洗,“睡吧,明天再说”,倒床一分钟,便鼾声大作。哎!他不在身边,她孤单落寞,担忧无奈。到了身边,她还是她,夜醒三次。

“第三只眼看矮寨”④:美女探班,别问她是谁

矮寨大桥猫道施工。盛希 供图

“第三只眼看矮寨”④:美女探班,别问她是谁

矮寨大桥钢桁梁架设。张永健 供图

晨6点起床,她推门走100米,就是工地,桥塔、吊索、索夹已建好,正在铺装主梁,支撑桥面的梁桁。晨雾笼罩着青翠静谧,与城市的繁华喧嚣天壤之别。突然,“布谷布谷”托出一个背影,东走走,西看看,那么专注痴情,“咔嚓咔嚓”几声。原来是他,从2007年秋至今,每天清早,都要拍几张工地。

管他,她带着儿子游茶峒。茶峒离工地30多公里,翠翠岛、吊脚楼、青石街、石达开西征将士牌位……沈从文《边城》中的景象描写,都能找到注脚。她格外羡慕翠翠,天真无邪,情窦初开,对爱情无限憧憬,哪像自己看到了“天花板”。

接下三天,他依旧早出晚归,一脸疲惫回宿舍。她多想他亲密一下,多想和他沟通沟通,他答之以如雷鼾声。她只好洗衣,晾晒,打饭,辅导儿子。也去工地到处转转,她与工友热乎地搭搭讪。

儿子呢,作业写了又擦,擦了又写,沉默发呆更多。看着小孩忽睡忽醒,她越加心如刀绞。小孩本来活泼聪颖,眼似黑钻,3岁就识字几百。可是近年来,他常年不着家,小孩父爱缺失,加之3年前,慈祥的爷爷癌症去世,奶奶整天神不隆通……儿子越来越孤僻寡言,神情恍惚,疑似“自闭症”。

转眼就是6天,黄金周过去,翌日一早,她必回长沙,况且他母亲一人在家,她眼跳得厉害,可他不问一句。不知他几时回宿舍,她得找到他。

夜幕下,悬索雕出大桥雏形。主梁铺设紧张进行中,夜与昼一般繁忙。大桥塔梁分离,梁下无墩,工地悬空,两端向中滑移。只见他戴着安全帽,手拿对讲机,站在最前沿——指挥世界首创的轨索滑移法施工。

“第三只眼看矮寨”④:美女探班,别问她是谁

矮寨大桥桥塔建设。张永健 供图

机声隆隆,无法联系。她只好回宿舍,想起白天,工人、技术人员一个个头顶太阳,神情专注,汗水浸泡工装,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呈一块块盐白色。

大伙说他最卖命,从挖基坑土方,做索塔,架主缆,装吊索,铺主梁……一张张施工图纸,一个个施工方案,一处处安全设施,都是他亲自把关,精确到小数点后几位……

她怎么也睡不着。凌晨3点一刻,他回来了。“亲爱的,实在对不起。娘儿俩来工地几天了,我真的顾不上。大桥有四个世界第一,交通运输部,省委省政府、省交通厅、省高管局,湘西几百万各族同胞,多少眼睛盯到我们。著名桥梁专家陈国平,设计大师胡建华,湖南路桥集团董事长叶新平、总经理方联民,以及业主、设计、监理单位,都是夙夜在公啦。

为了这座桥,项目部使出吃奶力气。张念来和他的“哼哈二将”施工发了“疯”;欧阳钢年过半百,天天拼在工地有魄力;盛希老母体衰,妻子患癌,硬是被抬到工地照料。奉献牺牲是湖南路桥成功的法宝之一。上世纪八十年代,工程专家马裕松,为援建工作夙兴夜寐,不幸遇难卢旺达……

“眼下的主梁铺装,是大桥建设重中之重,每个工序每个部位每一时刻,都不能有丝毫闪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呀。”

“这么辛苦,怎么不早说呢?”“说多了让你更担心,你工作家务两头忙,路嫂变军嫂,难为你了。老婆,我永远爱你!”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她吟诵着沈从文的诗句,怨气早已烟消云散。“别说了。你是西西弗,又不是。”

古希腊神话中,西西弗使尽全力,将巨石推上山顶。巨石从手中滑落,滚至山底。他只好重新推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不停息。

今年3月31日,矮寨大桥通车9周年,也是他和她结婚20年纪念日。她约他来大桥游览,他来不了。“你看到他时,他在路上;你看不到他时,路在延伸。”

他(她)是谁?是某个人,也是一群人的缩影。

2021年4月8日于长沙

作者简介:

吕高安,男,邵阳市人,作家,书法家,教授级高级政工师,湖南高速集团中层干部。出版专著一部。近10年来在央省主媒发布文学、新闻、评论近400篇140万字。执行主编12卷本140万字文化丛书,获省领导撰文高评。散文《被十字架腰斩的情缘》获中国长城文学奖、全国法制文学二等奖;散文《猪血丸子弹起过年的“土琵琶”》被选为高校教材;散文《娘,你眼角的泪干了没有》网络点击量60多万次,获众多网民、名家好评。报告文学《解密“种子”的基因》在人民日报整版刊登,入选中宣部《时代楷模钟扬》一书。评论《共情高歌“我和我的祖国”:青春中国的最炫唱响》红网首发,并被数百家网站转发。理论文章《政治视域下加强农耕文明教育势在必行》被湖南省委宣传部授予“2019年度全省政治思想工作优秀调研成果一等奖”。

“第三只眼看矮寨”①:打开矮寨的春天

“第三只眼看矮寨”②:不死的“竿子军”

“第三只眼看矮寨”③:大桥差点“胎死腹中”

来源:红网

作者:吕高安

编辑:王津

本文为湖南频道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n.rednet.cn/content/2021/04/08/9168021.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安徽体彩网_官网_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angtech.com/3433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